July 29, 2014

Social Psychology Week 3 - 4

本文為 MOOC 學習筆記。

課程為 Wesleyan University 在 Coursera 開的 Social Psychology

相關連結:


目錄


Week 3

Obedience 服從性

在實驗中,一批護士被問到「在明知違反醫院規則的的情形下,妳是否會拒絕醫生的命令」時,八成的護士都說自己會拒絕。

另一批護士則實際被醫生要求對病人注射兩倍的藥物,即使這違背醫院規則,九成的護士還是照做了。

我們身為旁觀者時往往擁有過度的自信,但當身為當事者時卻又很難違背心理學的人性。

而這種 High level of obedience 加上 low awareness = a potentially deadly combination.

而心理學想知道的是:為什麼我們都不去質疑 Authority?

接下來課程讓我們觀看著名的 米爾格倫實驗(Milgram experiment),十分值得一看。

受測者儘管對實驗有所質疑、認為自己可能正在傷害另一個人,但是在研究人員強烈的權威命令下,大部分受測者還是完成了實驗。

二戰時的德軍士兵是不是也是在這種情形下殺了無數的猶太人呢?

米爾格在 1961 年做了米爾格倫實驗。2009 年,有心理學家重做了米爾格倫實驗,發現遵從權威而完成實驗的受測者比率跟 1961 年的結果差不多。

這代表著:一個平凡的人,在權威的壓力下,即便沒有惡意,還是可能遵從指令傷害甚至殺害無辜個體。更不用說偷竊、洗錢、偽造文書等行為了。

Group Pressure and Conformity 群體壓力

實驗發現,人們在團體中,即使知道團體的意見是明顯錯誤的/有疑慮的,大部分人還是選擇服從團體的意見。

此行為受文化影響最為嚴重,譬如美國文化強調個人主義,日本文化強調團體和諧。

團體迷思(Groupthink) 就是群體壓力下的心理學現象。

minority 也可以改變 majority 的想法,但是相對來說非常困難。

Deindividuation 去個體化

當人們聚集在一起時,隨著人越來越多,會漸漸失去自己是一個「個體」的概念,也就是所謂的 deindividuation,在這種情況下,容易在不知不覺中減少自我控制的能力。

下列條件越多,人們越容易進入 deindividuation 狀態:

  • 匿名性越高
  • 責任越混淆
  • 群體人數越多
  • 群體意識一致
  • 身心情緒越高昂
  • 等等

進入 deindividuation 狀態後,人們會情緒高昂,做出許多平常不敢做的事。

好處:可以放開自我,跳舞、唱歌、表演等。
壞處:偷竊、作弊、攻擊行為、私刑、強暴、輪姦、暴動等。

當在某些場合發現自己有進入 deindividuation 狀態的傾向時,記得提醒自己心理學學到的東西,別讓一時的衝動後悔一輩子。

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

著名的 史丹佛監獄實驗(Stanford prison experiment) 紀錄片,相當值得一看。

人的性情非與生俱來,善惡之間並非不可逾越,環境的壓力會讓好人做出可怕的事情。

The power of situation:
情境的影響我們遠比想像的多,人們被情境、標誌、符號、制服、規則、角色所束縛。

當人們穿上某套衣服(或其他符合情境的東西),人性就會嘗試融入其角色,最後也真的成為那種角色。這在權威且隔絕的環境下特別明顯,例如軍隊中禁閉室士官長、分隊長等等。

另一個例子是,宗教/邪教或是政治活動希望參與者有著共同的特色,譬如穿著相同的服裝、持有相同的物品或相同的稱呼。(e.g: 紅杉軍倒扁、紫衣人、師姐師妹。)


Week 4

Group Dynamics and the Abilene Paradox

再次介紹 團體迷思(Groupthink),跟教授 meeting 時好像容易出現這種情形。

為了避免 groupthink,有些公司開會時會由階級最小的先發言,才不會大家都跟著老闆的意見走。

雖然 group 可能產生一些問題,但不可否認的,group 的效率往往比個人分開時還要高,所以才會有這麼多的 panel, workshop, forum, club 產生,但 group 討論時要運用一些小技巧,才會比較有效率:

  • 較沒生產力的做法:
    在 group 開會時,一人發言,其他人全部停下思考聽她發言,這就是所謂 production blocking,相當沒效率。

  • 較有生產力的做法:
    先獨自工作獨自思考,接著群體討論(brain strom)分享意見,最後再次獨立思考考慮周全,再次群體討論..。

The Abilene Paradox

很有趣的艾比林矛盾(http://en.wikipedia.org/wiki/Abilene_paradox),雖然這整家人沒有一個人想要去艾比林,但最後整家人還是一起去了艾比林。

雖然公司沒有人想要做某項計畫,最後大家還是做了某項計畫;
雖然實驗室沒有人想要做藍芽實驗,最後大家還是一起做了藍芽實驗;
雖然學弟們沒有人想要跟嘴砲做實驗,最後學弟們還是一起跟嘴砲做實驗。

人們容易過度擴大「如果我提出意見可能會招來不好的結果」,但其實大部分情況都沒那麼糟。

過程中沒有人提出意見,等到矛盾出現後,才開始找戰犯,或將責任推卸給 leader,但其實所有人都是受害者。

但是,當有人跳出來指出矛盾時,其他有這樣想法的人也會跟著跳出來。

因此,當有可能產生 艾比林矛盾 時(公司開會、實驗室開會、團體出遊、家庭會議等等),最好勇於提出自己的看法,以避免浪費大家時間與精力。

例如學弟在一次 meeting 中提出不想跟嘴砲做實驗,老師也能理解,事情也就解決了。

「勇於表達意見」是溝通的第一步。

How Categorical Thinking Gives Rise to Prejudice

人們天性擁有「偏見思考」,或稱為「分類思考」。

我們的腦袋喜歡將不同東西分類,並對那些分類定義性質,因為分類有助於我們記憶,方便我們一次對多種物體進行分析,這算是人類的一種天性。

人類的腦袋喜歡簡單美好的非黑即白(非藍即綠)的二分法世界,Categorical Thinking!

但是這種分類法本身就不準確,幾乎所有”分類”都可以找到盲點,譬如:

  • 有個人手上拿一顆葡萄,人 和 葡萄 屬於不同分類,是兩個不同的東西。
  • 此時,這個人把葡萄吃進去肚子裡了,那麼在什麼時候葡萄又變成人的一部份了
    • 將葡萄放進嘴巴時?
    • 將葡萄咬碎時?
    • 將葡萄吞下去時?
    • 葡萄進入胃時?
    • 葡萄被大小腸吸收時?

Race: The Power of an Illusion

另一個例子:要怎麼定義黑人?

南北戰爭前,美國有些州規定有 1/16 血統就算黑人、有些州是 1/8 血統算黑人、有些州只要有黑人血統就算黑人。

這意味著:

  • 我只要走過州線就能改變種族!?
  • 當權者可以透過立法或政治力改變人們的種族!?

同樣的道理,要怎麼定義華人?為何要強迫台灣人說自己是中國人?

Middle Sexes: Redefining He and She

要怎麼定義男女?

內心自我認知嗎?還是依照外表決定?

基因是在出生時決定的,基因有可能造成少一支手、少一隻腳,性染色體當然也有可能產生雙性人。

大自然喜歡突變、喜歡差異,世界上沒有兩個生物是一模一樣的,但是人類社會卻討厭差異。

The Minimal Group: From Dots to Discrimination

人們容易過度強化 group 與 group 之間的差異性,並過度弱化 group 內部個人跟個人之間的差異性。

當 group 之間有競爭或合作等互動行為時,group prejudice 現象又更為明顯。

有一些相當有效可以降低 Prejudice, Stereotyping, and Discrimination 的方法,請參照 Reading 資料。

When Intergroup Biases Don’t Feel Like Biases

  • 你們男人都這樣..
  • 女人都…
  • 民進黨的都..
  • 國民黨的都…
  • 南部人都..
  • 天龍國人都…

過度的群體偏見最後會導致 stereortyping。

基於天性,我們偏向對所在的群體 ingroup 比較好,譬如家人、朋友,但在對 ingroup 好的同時,我們不知不覺間就在排斥 outgroup。

降低族群歧視的方法其實很簡單,縮小與族群的差異性及可:

  • 不看 男生女生,大家都是交大人。
  • 不看 馬刺熱火,大家都是籃球人。
  • 不看 部門,大家都是同個公司的。
  • 不看 科系,大家都是同個學校的。

將對方納入自己的 ingroup 之中,自然就會認可對方。